雨落狂流

祝我们少天大大十八岁生日快乐呀!
撒fufu和姬友一起搞了个mini party
事实上大概就是国家队领队和队长在自嗨吧xxx
明年想要办个大点的生日茶话会。

有太太愿意接稿嘛?

#占TAG致歉
列表有位小天使打算出首雷安的同人曲,现在就差pv画师了。
就帮她问问lof上的各位太太有没有愿意接稿的啊?
大概四张图左右(*ฅ́˘ฅ̀*)价格可以私聊。
劳烦有意向的天使们戳我私信。
再次致歉。

某些片段

     “我不需要你来救我,雷狮。”
     “哇哦,这可真好笑啊,”黑发的男人勾起唇角,他笑得有些猖狂,“你要知道,我救你不是你需不需要的问题。”
        男人转过身,怜悯信徒般将目光投向跪在地上的青年——他伤的有些重了,手臂上的伤口不住地流血——上帝知道为什么他会流这么多血?
       “瞧瞧你这副模样,安迷修,真是狼狈啊。”男人俯下身,张口尽是轻蔑的嘲讽。
       “我说了,不需要你——唔?!”青年的话尚未说完便被粗暴地制止——男人猛然抬手狠狠地钳住了他的下巴。他太用力了,手背上都暴起了青筋。青年觉得自己的颚骨随时有被捏碎的可能,于是他不得不用自己正按着伤口的另一只手去推男人的手腕,可收效甚微。
         雷狮死死钳住安迷修的下颚,迫使他抬头看着自己。那双深邃的紫瞳中此时此刻正充斥着暴虐和别的一些什么。安迷修看不出来,或许是雷狮藏得太深了又或许是他自己失血过多开始产生幻觉了,总之他说不上来那到底是什么。
        “安迷修……”少顷,雷狮咬牙切齿地开口,“你别忘了,你是我的!”与话中的狠厉全然不同,雷狮手上的动作温柔的仿佛情人间的撩拨——钳着人下巴的手稍稍松了点儿劲,拇指轻柔地抚过安迷修的唇角,“你整个人都是我的,所以你的命也是我的。”
        “除非我让你去死,否则…”雷狮低下头,轻轻吻上安迷修的唇。被突然袭击毫无防备的骑士直接愣在原地。雷狮用舌尖一遍遍描绘着安迷修姣好的唇形,而后毫不留情的一口咬下去。
          血腥味霎时弥漫在两人的唇齿间,雷狮不轻不重地舔咬着安迷修的双唇,直到骑士先生浅薄的唇变得红肿、双颊染上绯红。他将额头抵上安迷修的,低哑而富有磁性的嗓音萦绕在耳畔仿佛恶魔低语:
        “你永远也别想离开我,永远也别想摆脱我。”

龙语

《龙语》
#大概是皇骑
#第三方视角
#我流雷安 不喜慎

『下』
最后一次见到他,不是他来找我了,而是我去找他。
但确切来讲,是他召唤我去的。
皇宫塔楼最顶端的钟已近百年没有被敲响过了,所以当那天我听到钟声的时候,恍惚间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但我只犹豫了一瞬,顷刻间便展翅飞向皇城。

我缩小身形,悠悠飞进他的房间,轻车熟路落在他的床头,仿佛经历过很多次了一样。
“你来了啊……”他半倚在床头,抬眼看向我。
我微点了点头,俯身用尾尖轻轻碰了碰他搭在被褥上的手。
那之后他很久没再发声,仿佛这短短四个字就耗尽了他全部气力,他只沉闷地喘着气,其间夹杂着几声咳嗽。
我再一次看向他的双眼——熟悉的紫色变得黯淡,不再像从前那般神采飞扬。

【他老了】我这么想着。

你瞧,从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现在也不过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罢了。
没有谁能逃过时间的追捕,哪怕是王也不行。

“Thurder…”他叫了我的名字。
并非历代的王都能知道我的名字,毕竟它就如我的逆鳞一样重要。倘若我将名字告诉了某个人,便意味着我对他许下了一个诺言。
我等待着。
“…把我和安迷修一起……葬在龙之谷吧…”年暮垂朽的王缓慢而坚定地吐出这句话。
当他提到他的骑士的时候,眼神里似乎又闪烁起了星光。

“遵从您的旨意,吾王。”

我最终将他们葬在了星辰山脉,那座雪山恢宏的气派应当符合皇室的品味了。
更重要的是,那里一年四季都能仰望到明亮耀眼的星空。

我曾无数次的反问自己为什么要对这两个人如此上心,他们到底特别在哪里?
这个问题在我又历经几代王权交替后逐渐明朗起来,却始终没有确切的答案。
也许是皇子小小年纪就拥有的一身傲骨灼目惊心;
也许是骑士骑士稚嫩却仍旧坚定着强大的信念;
又或者,他们生来如此。
特别的人总算特别的,不需要什么理由,因为当你看到他的时候就会知道。

我是这颗名叫雷王星的星球的守护神,在我已然经历的漫长岁月中,龙之谷迎来了两位新住客。他们居住在星辰山脉上,每一个夜晚,抬眼即是这天地间最美的星空。

『后序』
我后来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雷狮不再迫切地想要追寻星空——因为他真正的星空早已将他容纳包裹,伴随在他左右。

“龙之谷的星辰山脉上埋着雷王和他的骑士吗?”
“不。”
“哎?”
“是他和他的妻子。”

——————迷之END

拖了很久的END……嘛,我想他俩好好的。

龙语

《龙语》
#我流雷安
#第三方视角叙述 大概是皇骑
#不喜慎

『中』
再一次见到他们,是十年之后的事情了。我想,大概在那次之后国王把他这不省心的小儿子身边的护卫量提高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
“毕竟不是谁闯入龙之谷以后都能平安回去的,更何况是被神龙亲自送回去。”
我懒洋洋地趴在草地上,五月的阳光已经褪尽了冬天的寒意,满载着温暖撒在我的鳞片上,舒服极了。
“我很荣幸成为第一个。”成年了的皇子褪去了稚嫩,将他的满身傲气迸发出来,永远被自信与张扬填满的高贵紫瞳更加深邃动人。
可惜嘴欠的程度并没有好多少,我掀起眼皮瞟了他一眼。
“你的小骑士呢?”
“他啊,应该在来的路上。”
“你们俩竟然没一起?”
“哦我是自己偷偷溜出来的,他如果发现得早的话,差不多也该到了。”
“……你可真皮。”
“谢谢夸奖。”皇子挑了挑眉。
我闭上嘴不再出声。身为一只要面子的龙我拒绝和这个不要脸的人讲话。
“喂大块头,你能帮我两个忙吗?”皇子踱步至我身边,伸手拍了拍我坚硬的鳞片。
我轻哼一声示意他说。
“我要当星际海盗,”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很坚定,“我小时候就想了,想要触碰那片星空,看看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
“……”我一时说不出话,“所以呢?你想要我帮你逃走么?”
“不行吗?”他反问道。
“别傻了,这是不可能的。”我睁开双眼,偏过头去看他,“身为雷王星的守护神我怎么可能做这种掉价的事,更何况你是未来的王。”
“你要对这颗星球负责,雷狮。”
“这颗星球上所有的住民,在未来都将成为你的子民,你要对他们负责。”
“我知道这或许并不公平,但公平总是相对的。你是王,为此你总得抛弃些什么。”
我已经很久没像这样对别人说教过了。
他在听完这些话后陷入了不知名的深思,我也没再多言。一时之间,耳畔就只有微风吹过的“飒飒”声。

良久,他好似妥协了般叹了口气,“…也许你是对的。”
“既然如此,那第二个忙你必须得帮了。”
我有些无语他这副强盗做派,却还是点了点头。
“让我去你的窝里挑件宝贝吧。”他嘴角轻扬。
“…干什么用?”
“送给安迷修当生日礼物啊,”皇子双手环胸显得十分坦荡,“我思来想去也就只有你这儿的东西能入得了眼了。”
我不知道作何表情,只默默吸了戏鼻子——总感觉空气里有股莫名的酸臭味儿。

我静静地看着他在我的宝库里东挑西拣,最终选定了一块闪着莹莹绿光的凡尔纳水晶——晶体折射出的光亮显得幽美而令人迷醉,很像那个小骑士的眼睛。
“就它了。”皇子满意地笑了笑。
我不置可否。彼时洞口传来一声呼喊,是他的骑士来了。
皇子唇角的笑意更甚,朝我挥了挥手便向洞外走去。
“雷狮,”我开口叫住他,内心是满满的复杂,“叫上安迷修一起,我带你们飞吧。”
皇子停住了脚步,有些不可置信地回过头。
我将无声的叹息咽下:“虽然我不能让你成为海盗,但是满足你一个小心愿还是可以的,也当做是给那个小骑士的礼物吧。”

于是,那天晚上,我有史以来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驮着两个人破天荒地飞了一整夜。从繁华的皇城飞到北方的斯勒维娜冰原,从南边的蛮荒之地到东方的勘达纳海上。两个小孩儿简直兴奋到了极点,我能感觉得到,他们的心在为这从未经历过的体验而欢呼雀跃。
最终当我回到龙之谷的时候,背上的两个家伙已经快要睡着了。我扇了扇翅膀将他们赶进龙窝里将就睡一觉,继而转身遥望几近拂晓的天空,感到一丝怅然。

两个月后,新皇加冕。
身为守护神的我如同过去的千百次一样,盘旋在皇宫上空,低声吟唱着古老的龙铭,为新皇带去祝福。
我终于看到他登上了王座,手握权杖,而他的骑士一身银甲在侧,如同圣像般不可撼动,守卫着他的王。
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样细微的动作确是逃不过我的眼睛。

我总觉得他们之间,什么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TBC

——————————
打字好累orz感谢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的宝贝们!!!你们都是天使啊qwq

龙语

《龙语》
#交党费系列
#我流雷安
#第三方视角叙述 大概是皇骑

『上』

如你所见,我是一条龙。
并不是人类童话中那些带着烈焰和灾难一同降临的恶龙,也不是成天跑去绑架公主而后等王子或骑士来讨伐的蠢货。
我是这颗名为雷王星的星球的守护神。
我守护着星球上所有的住民,自然也包括王室。
甚至可以很自豪地说——我是看着雷王星每一任王长大的。
新王的登基必须得到我的认可。
在我已然经历的漫长岁月中,所见的每一位王都个性相异。
我或许能记住他们其中一位的某个鲜明的特征,却总记不起名字的。

除了他。

嘘——别着急,今天我就来讲讲他的故事吧。

一个关于他和他的骑士的故事。

我所居住的龙之谷在距离皇城百里之外的地方,常人即使日夜兼程、快马加鞭,没个三五天是到不了的。倘若追星赶月终于到达,不穿过荆棘之森也还是入不了谷。所以,一般来说如果不是实在闲的发慌或是活腻歪了非要去闯一闯那片充斥着未知凶险的森林,没有人会想来龙之谷的。
嗯,一般来说。
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两个不要命的小鬼大概就属于那二般情况。
“哇安迷修你快看真的有龙唉!”那个拥有着一双极其绚烂的紫瞳的皇子如是道,眼睛里的兴奋快要溢出来。
“啊……真是没想到呢,”被称作安迷修的小少年睁大了他那双祖母绿的眸子,有些呆愣,“传说竟然不是唬人的。”
果然是小鬼,少见多怪。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啊那个棕发小鬼的眼睛真像我收藏的翡翠玉石啊。这是第二反应。
我微微垂下脑袋,想凑近了看看这两个小小的不速之客。
棕发的小少年见状伸出手臂将另一个黑发小鬼护在身后,紧张得声音都在发颤,“殿下,请您退后!”
被护着的人却满脸不在乎,“安迷修你胆子也太小了吧,干嘛这么怕它。这头蠢龙又不会真吃了我们。”
你才是蠢货。我漠然地想。谁稀罕吃你们这两个小不点啊,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我仰起头颅,不灭的黄金瞳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们,“雷王星的皇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两个小家伙突然陷入了沉默。
就算我刚才凶了点儿也不至于吧你们俩吓傻吧?我表面上波澜无惊内心却感到一丝迟疑——要开口缓和一下气氛吗?
然而这个想法还没准备实施就流产了x
“你看这头蠢龙还会说人话!!”年幼的皇子兴奋地晃了晃小骑士的手臂。
去你的缓解气氛吧。我压下了内心最后那一点对无知者的怜悯和宽容。
“注意你的言行和态度,小鬼。站在你面前的可是雷王星的守护神,哪怕是你的父亲,面对我,也得屈膝下跪,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又哪里来的勇气敢对我出言不逊?”我低啸一声,带着微薄怒意的龙吟在山谷里久久回荡。
黑发紫瞳的皇子到底还是个孩子,不论他有多么骄傲,多么肆意张扬,在巨龙刻意释放出的强大威压之下心里仍是涌出了惧意。他下意识地握紧了身边骑士的手。
似是觉察到了他的不安,小骑士轻轻摇了摇他被握住的那只手以示安慰。而后强压下内心的恐惧颤抖着开口:“那…那个,龙先生?万分抱歉打扰到您,请原谅三皇子方才的话,他只是性格使然罢了,并无不敬之意…”
我紧盯着他,看他即使抑制不住惶恐却仍旧不卑不亢地挺直了背脊,看他即便满含惧意却仍旧坚定望向我的目光。我忍不住想笑。
“如果我不够宽容,你以为你们还能安安稳稳站在这里吗?”我收回威压,淡淡地开口。
没有了压迫感的两个小孩瞬间松了口气。
我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们,撩拨他们过度紧张的神经似的突然问道:“雷王星的皇子,你叫什么名字?”
被点名的小孩先是一愣,旋即恢复了最开始的那般口吻:“雷狮,我叫雷狮。”言罢不等我再问,他一把揽过身边的骑士,“他叫安迷修,我的骑士。”
我注视着他的双眼,他也不甘示弱地回敬我。我能够清楚地看到他眼里所蕴藏的东西——绝对的自信、狂傲、张扬、不可一世……我有些惊讶会在一个不过八九岁的孩子眼中看到这些,同时却更为惊讶地发现它们的存在竟毫不突兀。
喉间溢出一声低哑的轻笑,我反复在心底咀嚼玩味这两个名字——雷狮,安迷修。

雷王星的未来,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TBC

——————————
【小声bb】内心十分忐忑的写下了雷安的chu nv 作,就当做圣诞礼物吧?
自诩文笔不佳,各位看过笑过便好。

(如果能收到小红心小蓝手在下一定感激不尽!!!)

今年开屏就只看到这个quq
嘛也很开心啦!而且今天虽然去不了长白但去了杭州√肥肠高兴啦

铁三角要永远在一起呀。

umm……性转双A?
有点刺激x
给太太们提供素材x

今天看到的小测试x手痒试了下周叶
umm感觉可以写点什么的样子x

全职高手同人语c群『百鬼夜行』一宣

占TAG致歉。
#一个阴阳师paro
#跟游戏没什么关系x
#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来了给你表演君叶周三人脱口秀x

设定如下:
每个战队分别为阴阳寮,队长为寮主(阴阳师)。各战队成员可自行选择是成为阴阳师还是当式神。开卡拟,账号卡默认为式神。
(关于主卡都是式神/妖怪怎么办系列……认他/她当老大不行吗??)
★架空背景,现代。婉拒考究党,我扛不住大佬谢谢您嘞。
★身为阴阳师的master可以使用账号卡的武器,这样约个架方便一点,毕竟不能总让式神们在那儿打来打去你说是不?
——————————
下面放戏↓

百鬼夜行。
『阴阳师』
姓名:叶修
隶属:兴欣寮
自戏:是夜,阵阵晚风轻抚脸庞。
独自一人漫步在林间小道上,身上的黑色风衣被微风撩起,发出些许声响。
越往上走,周边环境的温度就越低,到半山腰的时候竟起了薄雾。
毫不在意的继续前行,微微勾起的唇角似是在嘲笑弄出这番动静来的“东西”。

登上山顶时雾气已经浓的看不清周身的任何事物,仿若只身一人掉进了深海,只不过……这水是白色的。
“哎,道行浅的小妖怪就是喜欢故弄玄虚啊,”点燃一张明火符,看着火光在指尖明灭,“这么早就出来混,可是会吃亏的。”
撒手,即将燃尽的明火符最后闪烁了几下便化为灰烬飘散在空中。
周身依旧一片死寂。
“啧,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从外衣内衬口袋里掏出一张空白符纸,用法力直接在上面画符。
目光一凌,低声念出咒语,音落的一瞬翻转手腕将符纸投掷出去。
明亮耀眼的火光瞬间破开了重重浓雾。火焰并没有随着符纸的燃尽而消失,而是化作了零稀的火星飘浮在空中,直到浓雾散尽。
操控着火星向前飘去,借着微弱的火光看清了此行的目的地——一座破败的古庙。
整座古庙都是由木头搭建而成的,历经岁月的风霜洗礼木头已经被腐蚀的不成样子。青石板铺成的台阶也已布满青苔。
眼角微挑,金色的眸子在黑夜里格外显眼。
饶有兴味地打量着眼前的古庙,仿若野兽在打量它的猎物。
“很多年没人来拜过了是吧?”悠悠然摸出一根烟点上,“那今天我来会会你。”
————
「阴阳师」
姓名:周泽楷
隶属:轮回寮
自戏:据说周边偏僻山村中前些日子发生了怪事,惊雷劈中古树而放出了封印中魍魉,秽物作祟妖火将方圆五里烧的寸草不生。闻得此消息微微蹙眉思考,沉吟片刻决定立刻动身。
枯槁木质燃烧弥散浓重的焦糊味,靴跟碾压过土壤将松软地面踩出淡淡痕迹,双指捏紧手中符咒,胳膊略微用力抬起双眸直视前方枯树,启唇低声念出简短咒语迅速扔出使妖物显形的符咒。
骤然间脚下一片黄绿色磷火闪烁,周身却如环绕黑色雾霭般混沌一片阻挡视线,自外而内的阴冷气息似要将骨髓一并侵蚀,耳边女人笑声更显妖异。
“破。”敛眉迅速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向背后掷去,听闻符纸命中声后迅速回身,地上黝黑干瘦的人形妖物扭动着化为一滩腥臭脓水,凄厉叫声在耳边回响尖锐的仿佛要震破耳膜。自口袋中掏出一块白色丝帕轻轻擦拭指尖随后扔向地面目不斜视踩过。
“不过如此。”
————
「式神」
姓名:君莫笑
隶属:兴欣寮
种族:山童。
山中的一个妖怪,和河童一族似乎有什么关系。本是好战的性子,但因山中无敌手而变得有些懒散。听说阴阳师叶秋(实为叶修)之名后前去挑战,无奈失败。在其被赶出嘉世后紧跟在叶修身边,甘愿成为其式神。
自戏:
“!”
忽然睁眼从梦中惊醒,双臂向后一撑使自己坐起。树枝则因身上人突然的剧烈动作而微微摇晃,阳光投过密密枝叶形成的光斑呈在身上,不时变换位置。
双唇微启,胸膛随着口中喘息不断起伏。梦里敌人鲜血溅到唇边的温热触感仿佛真实存在,身体里流淌的血液叫嚣着战斗似要喷涌而出,心脏因兴奋而比以往跳动激烈。忽然咧嘴一笑,舌头伸出缓慢舔了舔右边虎牙。
有多久没战斗了?
伸出常握千机伞的手在阳光下细细观察:骨节分明,因拿久刻有细碎复杂花纹的伞柄而指腹略有一层薄茧……身子逐渐放松慢慢躺回树枝,那手五指张开覆至眼上堪堪挡住晃眼光斑。
如果止步在这里的话,还是真的不甘心啊。
忽闻不远处茂盛草丛传来悉索声响,鼻翼微动嗅到人类气息,心中叹气略感无趣,索性保持原来动作让其通过。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的还有人类关于村中奇事的交谈声,本无意关心但奈何声音过大便听了个全。待他人走过忽然翻身跳下树来,不在意那树枝又是一阵摇晃。径直往前走了几步,靴子踩过绿草发出细微声响,似是抗议鞋子主人过于粗暴。
无心思如从前向小草诚恳道歉,本空无一物的右掌张开忽而出现一把银光流转的大伞。眉眼略微弯起似笑非笑,唇齿间反复斟酌那人类交谈中最常说的几字。
“阴阳师吗?”
“真想看看啊。”
——————————
大概先这样,有意戳审核群:340743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