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狂流

龙语

《龙语》
#大概是皇骑
#第三方视角
#我流雷安 不喜慎

『下』
最后一次见到他,不是他来找我了,而是我去找他。
但确切来讲,是他召唤我去的。
皇宫塔楼最顶端的钟已近百年没有被敲响过了,所以当那天我听到钟声的时候,恍惚间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但我只犹豫了一瞬,顷刻间便展翅飞向皇城。

我缩小身形,悠悠飞进他的房间,轻车熟路落在他的床头,仿佛经历过很多次了一样。
“你来了啊……”他半倚在床头,抬眼看向我。
我微点了点头,俯身用尾尖轻轻碰了碰他搭在被褥上的手。
那之后他很久没再发声,仿佛这短短四个字就耗尽了他全部气力,他只沉闷地喘着气,其间夹杂着几声咳嗽。
我再一次看向他的双眼——熟悉的紫色变得黯淡,不再像从前那般神采飞扬。

【他老了】我这么想着。

你瞧,从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现在也不过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罢了。
没有谁能逃过时间的追捕,哪怕是王也不行。

“Thurder…”他叫了我的名字。
并非历代的王都能知道我的名字,毕竟它就如我的逆鳞一样重要。倘若我将名字告诉了某个人,便意味着我对他许下了一个诺言。
我等待着。
“…把我和安迷修一起……葬在龙之谷吧…”年暮垂朽的王缓慢而坚定地吐出这句话。
当他提到他的骑士的时候,眼神里似乎又闪烁起了星光。

“遵从您的旨意,吾王。”

我最终将他们葬在了星辰山脉,那座雪山恢宏的气派应当符合皇室的品味了。
更重要的是,那里一年四季都能仰望到明亮耀眼的星空。

我曾无数次的反问自己为什么要对这两个人如此上心,他们到底特别在哪里?
这个问题在我又历经几代王权交替后逐渐明朗起来,却始终没有确切的答案。
也许是皇子小小年纪就拥有的一身傲骨灼目惊心;
也许是骑士骑士稚嫩却仍旧坚定着强大的信念;
又或者,他们生来如此。
特别的人总算特别的,不需要什么理由,因为当你看到他的时候就会知道。

我是这颗名叫雷王星的星球的守护神,在我已然经历的漫长岁月中,龙之谷迎来了两位新住客。他们居住在星辰山脉上,每一个夜晚,抬眼即是这天地间最美的星空。

『后序』
我后来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雷狮不再迫切地想要追寻星空——因为他真正的星空早已将他容纳包裹,伴随在他左右。

“龙之谷的星辰山脉上埋着雷王和他的骑士吗?”
“不。”
“哎?”
“是他和他的妻子。”

——————迷之END

拖了很久的END……嘛,我想他俩好好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