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狂流

某些片段

     “我不需要你来救我,雷狮。”
     “哇哦,这可真好笑啊,”黑发的男人勾起唇角,他笑得有些猖狂,“你要知道,我救你不是你需不需要的问题。”
        男人转过身,怜悯信徒般将目光投向跪在地上的青年——他伤的有些重了,手臂上的伤口不住地流血——上帝知道为什么他会流这么多血?
       “瞧瞧你这副模样,安迷修,真是狼狈啊。”男人俯下身,张口尽是轻蔑的嘲讽。
       “我说了,不需要你——唔?!”青年的话尚未说完便被粗暴地制止——男人猛然抬手狠狠地钳住了他的下巴。他太用力了,手背上都暴起了青筋。青年觉得自己的颚骨随时有被捏碎的可能,于是他不得不用自己正按着伤口的另一只手去推男人的手腕,可收效甚微。
         雷狮死死钳住安迷修的下颚,迫使他抬头看着自己。那双深邃的紫瞳中此时此刻正充斥着暴虐和别的一些什么。安迷修看不出来,或许是雷狮藏得太深了又或许是他自己失血过多开始产生幻觉了,总之他说不上来那到底是什么。
        “安迷修……”少顷,雷狮咬牙切齿地开口,“你别忘了,你是我的!”与话中的狠厉全然不同,雷狮手上的动作温柔的仿佛情人间的撩拨——钳着人下巴的手稍稍松了点儿劲,拇指轻柔地抚过安迷修的唇角,“你整个人都是我的,所以你的命也是我的。”
        “除非我让你去死,否则…”雷狮低下头,轻轻吻上安迷修的唇。被突然袭击毫无防备的骑士直接愣在原地。雷狮用舌尖一遍遍描绘着安迷修姣好的唇形,而后毫不留情的一口咬下去。
          血腥味霎时弥漫在两人的唇齿间,雷狮不轻不重地舔咬着安迷修的双唇,直到骑士先生浅薄的唇变得红肿、双颊染上绯红。他将额头抵上安迷修的,低哑而富有磁性的嗓音萦绕在耳畔仿佛恶魔低语:
        “你永远也别想离开我,永远也别想摆脱我。”

评论(3)

热度(20)